今日天气
阿斯塔纳 17 °С
阿拉木图 15 °С
今日坚戈汇率
USD 405.69
EUR 455.51
RUB 5.72
CNY 57.42

迪玛希:对我而言音乐是比数学还要高深的学问

25 五月 2020 09:35

哈通社/努尔苏丹/5月25日 – 歌手迪玛希·库达依别尔艮25日在Instagram上与歌迷进行了在线交流互动,回答了歌迷们提出的问题,并分享了一些自己对艺术的看法。

以下是哈通社记者对此次互动中几个主要问题的整理。

问:您的新专辑将于何时面世?

答:新专辑正在制作当中,我期待能够尽快让歌迷们见到它。创作新专辑,对我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用高度的责任感去对待。仓促的、敷衍的推出一张专辑——这不是我的作风,自幼形成的秉性不允许我这样做。所以,我会在它彻底令我满意,成为一个成熟的作品后,再呈献给大家。隔离限行期间,可能大家会认为我们的工作也陷入了停滞,但我们一直居家工作,没有中断。

问:下一场演唱会何时举行?

答:2017年和2019年我在哈萨克斯坦分别举办了两场个人演唱会Arnau和Bastau,下一场会何时何地举办目前还未确定。暂且未定的东西,就让未来决定吧。

问:您是如何创作歌曲的?创作动力来自何方?

答:我虽然完成了作曲专业的硕士学业,但始终并不自认作曲家。有时候,脑海中会突然«出现»一个旋律,令我急于将它记录下来,这个时候,或许就是创作歌曲的灵感来临之时。无论是好的事物还是坏的事物,无论是名望还是人民的喜爱,人总是会很快的习惯于这些东西。对我而言,父母的喜悦,是我最大的创作动力。每当看到他们笑逐颜开的表情,我就想出更多的成就,让他们的笑容保持下去。我的每一个演唱会,每一项成就,每一次胜利,都被他们视为最大的幸福和节日。看到母亲因为自豪和喜悦而流出的泪水,我就会想,下一次该做些什么来让她更加开心。我可能一生都会这样吧。

问:能分享一些生活中最有趣的经历吗?

答:我一贯认为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能够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就是这一点的明证,我对此感到非常的幸福。虽然已经26岁了,但我仍然会听取父母的教诲。我在这里说的«父母»,指的其实是我的爷爷和奶奶,我想大家应该理解吧。根据哈萨克族«还子»习俗,在我出生以后,我被交给了祖父母抚养,所以自幼将两位老人称为父母。我也经常在演唱会上解释这个事情,说我有两对父母。这个习俗有很重要的教育意义,目的是拉近孩子与长辈之间的距离,可以说,是促进婆媳关系的一种«外交手段»。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是,我的生父生母每次结束他们在舞台上的表演后,经常会有观众走上舞台对他们表示祝贺。我经常和爷爷奶奶一起作为观众,观看演出并在结束后上台,此时,我总会站在舞台中央,向着观众席点头致意,仿佛在舞台上表演的不是父母而是我自己一般。儿时的这些记忆,始终在我心中不曾忘却。

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据我父母说,我第一次登台是在2岁的时候。参加了一个舞台表演,根据当时的安排,我的任务是从舞台的一侧跑到另一侧,这是一个只需要10秒钟就能完成的剧情。而我,在跑道舞台中央时,停住了脚步,一动不动的看着观众席。观众们越是鼓掌欢呼,我越是不愿意离开。当工作人员试图将我抱下去时,我开始绕着舞台满场跑,就是不让他们得逞。这是我父母讲述的故事。

问: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答:目前的计划——完成延后举办的演唱会。一旦举办日程表能够明确,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我迫切的期待能与大家共度欢乐的时光。

问:演出结束后,您是如何恢复平常的状态的?

答:多数时候我会安静的冥想。演出之前,我也喜欢一个人待着,这一点团队成员们都很清楚。

问:唱外语歌曲时,您理解歌词的含义吗?

答:我首先会尝试着去理解乐曲的含义。尽可能的进入角色,去了解歌曲的情感,并将其通过歌声表达给听众。歌曲的原本语言,有他自身的力量。我会说哈萨克语、俄罗斯语和一点点英语。认为做一个歌手很简单,这种想法是错误的。音乐,是一门学问,在复杂程度上,甚至可能比数学还要难。作为音乐人,我要学的东西还很多,音乐是没有边界的。

问: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吗?

答:我想,能拥有今天的幸福,我已经别无所求了吧。诚挚的感谢所有人对我的关注,因为,看到大家对我的称赞,最开心的始终是我的爷爷和奶奶。对我而言,这是最令我幸福的事情。愿真主保佑大家阖家幸福安康,祝大家开斋节吉庆!

【编译:木合塔尔·木拉提】


关键词: 娱乐, 文化, 迪玛希,
回到顶部

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 Only 0 of 15740 bytes written, possibly out of free disk space in /home/admin/web/lenta.inform.kz/public_html/system/classes/Kohana/Core.php on line 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