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天气
阿斯塔纳 -25 °С
阿拉木图 0 °С
今日坚戈汇率
USD 421.58
EUR 496.83
RUB 5.53
CNY 62.20

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署名文章《阿拜的精神遗嘱》(全文)

12 十月 2020 22:54

哈通社/努尔苏丹/10月12日 —— 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民族领袖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10月7日发表了署名文章《阿拜的精神遗嘱》。全文如下:

人类的历史一再证明,伟大人物更多地是在变革的时代来到这个世界的,旧时代正在灭亡,新时代正在来临,社会过渡到另一种质的形态。如果一个人被赋予了特殊的才能,那么过渡时期的许多因素共同决定了这个人的独特使命和命运。

阿拜·库南巴耶夫象征了里程碑式的变化时期,是连接过去与未来的“金桥”。阿拜的一生经历了:哈萨克社会彻底摒弃了建立在可汗权力制度上的«放弃自由»体制的政治治理体系, 面临着一个模糊的未来,游牧的生活方式开始减少,定居生活的元素和迹象开始越来越多地渗透到日常生活中;军事实力时代即将结束,取而代之的是现代知识的时代。伟大的诗人、杰出的思想家阿拜是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的哈萨克草原启蒙和觉醒时代的奠基者,他的无价遗产成为了人们通往未来之路的道德指南。将阿拜与欧洲的文化人物相比,著名科学家库达伯尔根·朱巴诺夫指出,阿拜与“但丁在他的时代”相似,也就是说,他扮演了语言大师的跨时代角色,是对人民的传统言语艺术进行根本性革新的突破性力量,包括他的世界观体系以及道德和心理品质。亚历山大·普希金对于俄罗斯人来说,威廉·莎士比亚对于英国人来说,约翰·歌德对于德国人来说,沃尔特·惠特曼对于美国人来说是何种程度的无可争辩的权威,那么阿拜对于哈萨克斯坦人来说就是多么伟大的精神代表者。

当看似坚不可摧的苏联解体时,建立一个新的独立国家的艰巨任务落在我身上时,在那些多变而又不可预测的时期,从阿拜的《艰难时期,道路难行》中我再次拜读了智者阿拜的训条,并在脑海中构建了我国未来的形象。

沉浸在阿拜世界中我意识到:接触天才的伟大是一回事,而另一回事是复杂和艰苦的过程——这是与他相互了解和思想一致,并认定阿拜是自己一生的忠实旅伴。

如果您问到“我对阿拜的理解是如何开始的?”这个问题,那么,当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在童年时期就汲取了他的思想精神。我的祖母梅尔扎巴拉和母亲阿里让拥有作诗的天赋并熟知哈萨克民间文学,在自古以来就一直在进行传统的家庭教育的框架内,讲述了许多早年的民间故事、传说和诗歌故事。对我而言,这成为通向阿拜世界的道路的起点。

当我读完九年级后,我的母亲亲自将我带到卡斯克连,来到阿拜哈萨克中学的门口时,为我打开了完全不同的视野。在这里我意识到,成为以伟大诗人的名字命名的学校的学生,一方面是非常有声望的,另一方面需要非常负责任。当然,我的同龄人知道并认真阅读了纳入到学校课程中的阿拜教育、科学、人文主义和自然主题的教科书。但就我个人而言,《伊斯坎德尔》的诗歌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其中充满了深刻的哲学概括,我热情地读了很多遍。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会请教我的哈萨克语和文学老师加巴斯·贝森别托夫。在我的想象中我为自己描绘了古希腊的世界,试图更多地了解古代的政治制度和哲学思想的历史。因此,阿拜的著作激励了我拓宽兴趣和知识的视野。

遵循阿拜的名言:“努力的人终会成功”,1958年从学校毕业后,我为自己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然后去了哈萨克土地的心脏萨热阿尔卡。之后又去了乌克兰的第聂伯罗捷尔任斯克市......这是我一生中的转折点之一。“去异国他乡工作,赚钱返回家乡”-阿拜不是这样建议那些除了牧区之外没有看到其他前景的年轻的哈萨克人吗?这也就是:“不要将世界分成近、远,旅行以寻求知识,掌握专业,努力工作并积累财富。”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就从事劳动。我们是父母的帮手,与成年人一起工作:割草、照顾牲畜、劈木头、种蔬菜和水果等等。后来,当我离开家乡前往铁米尔套时,我的劳动工作在卡拉甘达冶金厂继续进行,在熔化金属的火炉中。

回想起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我认为我们都是阿拜伟大学校的学生,不断地从导师的思想海洋中汲取知识。

历史的命运各不相同。如果我们追溯到阿拜之前的时代,可以找到许多例子,当思想家、能说善辩者遇见了敏锐的统治者,他们可以向其进谏。在古代突厥人时代,明智的托内科克拥有杰出的比里格·卡加恩,在相对较近的历史中,扎尼别克汗拥有希望之地的寻求者阿萨·卡伊加,阿贝拉伊汗拥有智者布哈拉吉拉乌,甚至更晚之后,克涅萨雷汗拥有内萨拜伊。政治领导者与精神领导者之间如此和谐的关系模型在该时期决定了伟大草原的命运,并在世世代代留下了鲜明的足迹。

但是在阿拜时代,哈萨克人没有这样的统治者,他可以与之直言不讳,交流思想,分享难题和内心想法。其原因是由于沙皇专制制度改革而完全废除了传统的哈萨克社会固有的可汗管理体系。进一步将大草原居民从权力机构中撤离的过程导致了哈萨克人在其职业生涯中无法升任乡长、土司长或办公室口译官。阿拜的诗《我的哈萨克民族》反映了他对祖国命运的深切关注。,以及他的亲身经历衍生出了悲伤的独白:“我一个人站着,就像郊外的一座坟墓。”

阿拜家族中有许多人,他们拥有管理和领导才能。更不用说父亲库南巴依曾在苏丹担任高级职务,他本人曾数次担任乡长。因此,他不是根据传闻而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对权力的本质形成了概念性的看法:“如果不是智者的统治,嘈杂的会议能带来什么呢?”,“如果没有至少一个单位,那么实心零代表什么?”

江布尔·贾巴耶夫——百岁老人,古代传统叙述者和信使的最后代表,其座右铭是“我的真名是人民”,在《致阿拜的画像》这首诗中,深深地表现了他的精神兄弟的内心世界,他是这样描述的:

深刻的思想是无底深海。

看清它你只能全神贯注。

但是如果你们不珍视智慧,

那位思想家将离开,悲痛欲绝!

这难道不是理解的本质吗?——“全神贯注”?

在阿拜时代,哈萨克土地被分为几部分,属于殖民地依赖。游牧民族曾经的自由世界陷入了历史遗忘的深渊。古老的突厥斯坦曾经连接着人居世界的主要道路,并作为哈萨克国家统一和不可分割的骄傲象征,早已失去了其先前的意义。可惜阿拜甚至没有可以去寻求理解、支柱和支持的首都。对于一个一生渴望人民自由与团结的天才,没有什么比这更难过的了。如今的这一代人有机会为自己独立国家的美丽首都感到骄傲,并应意识到这一优势,并将其视为无价国宝。我很荣幸能领导在伊希姆河河岸建设新的首都,实现了阿拜的梦想。

甚至在获得独立之前,我们就做出了划时代的决定,这对全人类的命运尤其重要。这是关闭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的命令。

阿拜是否知道并预见了祖国的命运?在祖国的怀抱中他与莱蒙托夫和歌德进行了友好的诗歌比赛。

山峰

在漆黑的夜晚睡安眠;

安静的山谷

充满新鲜的阴霾;

这条路并不尘土飞扬,

树叶也不晃动...

稍等片刻,

你也休息一下

(莱蒙托夫,来自歌德)

核试验场存在四十多年来终于迎来了安宁,在那期间,巨大的爆炸喧天震地,污染了地球和大气环境。而当核试验场沉寂时,也许就是赞美人民和平与自由生活的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时刻。

在建设新国家的过程中,这些问题困扰着我:“如何使自己的国家繁荣?如何使国家跻身世界先进国家的行列?”

“像爱你的兄弟一样,热爱全人类”。阿拜的这一道德原则将永远存在。自幼以来,我就看到了在这一原则下的典范。在我们的村庄中,居住着各个民族的代表,他们在政治迫害期间被迫从遥远的地方流放到这里,他们与我们、哈萨克人紧密联系并友好相处。其中包括土耳其人、车臣人、乌克兰人、德国人、卡腊查耶夫人。我们一点都不与这些人疏远:我们不分国籍,交朋友共同成长。我父亲阿比什让高加索山民家庭-巴尔卡尔人在我们家中,为他们安置工作。我们分享食物、关心、快乐和痛苦,因此我们很快变得亲密起来。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我很早就理解到了:不要按照民族将人分类的重要性。

在世界历史中发生过许多部落、民族、国家间的大小冲突,事实是,同一祖先的亚当和夏娃的后代开始在种族、族裔、语言、社会归属的问题上相互歧视。宗教间冲突的导致了可怕的后果。同样众所周知的是,阿拜警示的“无尽的敌意”,整个民族和国家从地球消失了。

在苏联解体和我们独立之初,在我国破坏性力量加剧,制造纠纷,侵害了国家的完整性。在这个困难时期,必须表现出坚定的国家意志,优先关注历史上在哈萨克斯坦形成的多种族和多宗教的因素。是的,在那个动荡的时期,我们陷入了两次困境:一次是分裂主义的倾向,另一次是民族主义的爆发。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摆脱困境,保护国家的完整:从相互了解到和睦相处,从和睦相处到团结统一。谚语说道:“如果六个人分开,他们将各自失去自己的财富,如果四个人在一起,他们将取得不可思议的成就。”现在可以很轻松地谈论这些,但是那时我们只能共同努力实现民族团结,从而保护了我们的年轻国家。我们还共同克服了经济困难。这得益于哈萨克人民善良、开放和慷慨的精神,以及所有自阿尔泰到阿特劳的每个与哈萨克人生活在一起的人遵循阿拜仁爱、友谊和兄弟情谊的诫命才得以实现的。

在我的倡议下,哈萨克斯坦民族和睦大会是当时世界上唯一仅有的此类机构,他的成立在一个简单而永恒的事实之上: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国家,就不可能实现伟大的目标。

从远古时代开始,我们的明智祖先就一直提出人民团结的想法。布哈尔哲饶一词广为人知,在遥远的18世纪呼吁人们团结一致:

......如果你固执地不听阿不莱汗的号召

关于祖国的统一与完整,

我会否认你的。将来也不会承认。

你的商队会在混乱中走散。

失去所获得的一切。

并且会变得贫穷并失去理智。

在十九世纪,阿拜认为民族团结是人类现代发展道路的条件:“如果您在周围没有看到自己的朋友,那么你的所有行为都是无用的。” 这显示了天才的非凡智慧。

因此,在加强我们的独立性和所有讲话中,我始终提醒巩固人民的团结、维护国家的和平的重要性。1995年我在庆祝阿拜诞辰150周年之际的隆重会议上的讲话中谈到了这一点:“今天,我们努力通过阿拜的眼光看待民族内部的团结、民族间的和谐以及与世界上所有国家和人民的友谊与合作以及文化的相互联系。”这是我重要且不变的原则之一。

在我决定自愿辞去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统职务之前,我思考了很长时间,并详细考虑了未来治理国家的人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政治家素质、拥有什么样的知识和经验。对我而言,重要的是不要重蹈曾经使阿拜陷入无法逃避的悲伤局面:

所有小人物都热衷人世荣耀,

他们忙忙碌碌,大声吵闹,扰乱了安宁。

……没有团结和睦,心灵没有真理,

因此,你的马群像雪一样融化。

一切都不是为了未来:财富,-

只有嫉妒会吞噬你的存在。

从我们独立的第一日起,哈斯穆-卓玛尔特·托卡耶夫就树立了高度公民意识和诚实负责的为公民服务的榜样,我考虑到了他所积累的职业素养:对自己的祖国和世界的了解,对东西方语言和文化的了解,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的职务以及在保护国家利益和将哈萨克斯坦置于全球政治进程中的外交成就。同时,我相信他有能力在民族团结理想和坚持人类普遍价值观之间找到平衡。

去年,国家元首决定举行伟大诗人175周年诞辰的纪念活动,回顾今天的哈萨克斯坦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成就。因此,我的文章《面向未来的计划:精神文明的复兴》和《伟大草原的七个特征》中描述的任务得到了逻辑上的延续,根据现代现实对阿拜的遗产进行重新理解具有现实意义。

时间不会停滞不前。新一代到来,社会在进步,观点和方法在更新。我记得25年前甚至更早时期的事件。甚至在苏联解散之前,我们在1990年就提出了将阿拜的创作和哲学传达给整个国际社会的问题。

但是当时并没有倾听我们的意见。主要障碍是哈萨克斯坦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我们珍贵的梦想只有在获得独立后才能实现。时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费德里科·马约尔先生支持我的将阿拜列入世界文化名人以及在国际上庆祝诗人诞辰150周年的提议,后来他专门来到哈萨克斯坦参加庆祝活动。在周年活动中体现了以下特点:现有规则中的例外情况,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庆祝100周年,200周年,300周年等整周百年纪念日。我们哈萨克斯坦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权威的国际组织为我们年轻国家的光明愿望所做出的支持。

阿拜150周年纪念活动的筹备和举行在困难的时期进行。但是,我们还是克服了无数的经济和社会问题。通过了一项决定,给国家各机构下达了任务。我们成立了国家委员会和总部,批准了财务、物质和技术、基础设施、意识形态、外交、科学、文化支持的程序。我负责所有工作的进度。定期召开负责人员参加的会议,讨论并确定了筹备进程。在低效、粗心、冷漠、懒惰的情况下,我强化了要求,为了进一步阐明即将到来的周年纪念的意义,我在塞梅市举行了会议。我在讲话中说道:“不仅应该在阿拉木图和赛梅市、作家协会和其他组织庆祝纪念阿拜的活动。这是整个国家——所有哈萨克斯坦人民的节日。实际上,这是对我们对历史和精神记忆的考核,也是对我们在国家规模举办此类活动的组织能力的考验。重要的是要了解阿拜的周年纪念根本不是一场作秀。为纪念一位伟人,没有必要安排宏伟的庆祝活动,我必须坦率地说,我们已经习惯于庆祝重要的日子。我们需要理性、适宜地筹备。周年纪念活动应该在高文化的标志下举行,而不是盛况。阿拜本人呼吁我们这样做,因此我们必须忠实于他的箴言。”

这些话不是没有原因的。在独立的最初时期,当所有空白点越来越活跃地充满到国家历史中,许多公民遵循“死者不安,活着的人便也不安康”的道德原则,他们关注恢复祖先的名誉——著名的和烈士以及当地名人。当然,禁止人们表现出自己的感觉、信念和信仰是错误的:我们的人民长期受极权主义的压迫下的折磨,在信仰原有意识形态价值的权利方面受到限制,在得到了期待已久的自由之后,他们终于振作起来。阿拜不仅哈萨克人民的最好代表,也是全人类的伟大导师、骄傲和财产。因此,有必要使我们全体人民意识到,以应有的方式组织阿拜周年纪念日并不意味着降低国家的荣誉。

在筹备庆祝活动期间开展了全面的工作,以进一步推广阿拜的作品、科学专门知识以及公布他生平中鲜为人知的新事实,在独立国家地位的背景下对其文学、音乐和哲学遗产进行现代诠释,使外国读者广泛了解阿拜。新发行了诗人的两卷精选集。并首次通过了详尽的考证,出版了《阿拜》百科全书。在塞梅市建立了国家历史文化和文学纪念博物馆,全面了解他的生活和创作。

在吉德拜建立了 阿拜和沙卡里姆的宏伟的纪念建筑群,在开幕式上我指出,从现在开始,这里对于每一个哈萨克斯坦人来说都是朝圣和精神崇拜的地方。

1995年,我与一群登山者一起攀登了外伊犁阿拉套的阿拜山峰,我屈服于这位伟大诗人的精神,并希望他时刻与祖国人民在一起。

1995年在土耳其、俄罗斯、中国、法国、匈牙利、印度、埃及、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举行了纪念阿拜的隆重活动。阿拜之家在伦敦设立。哈萨克伟大诗人出现在世界各地,并开始了其世界文化和文明之旅。

在阿拜·库南巴耶夫诞辰150周年之后的这段时间里,许多国家的街道以阿拜的名字命名,在一些城市的著名景点,如雷恩(法国)、布达佩斯(匈牙利)、开罗(埃及)、莫斯科(俄罗斯)、伊斯坦布尔(土耳其)、北京(中国)、塔什干(乌兹别克斯坦)、德黑兰(伊朗)、巴库(阿塞拜疆)、维捷布斯克(白俄罗斯)都安放了阿拜雕塑。当分别于2006年在莫斯科和2013年在塔什干揭幕阿拜的纪念碑时,俄罗斯联邦普京总统和乌兹别克斯坦卡里莫夫总统分别与我一起剪彩。

……在1913年,在国家报纸哈萨克发表的文章《哈萨克最伟大诗人》中,才华横溢的知识分子阿赫迈德·拜图尔西诺夫写道:“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在哈萨克人中都没有一位诗人比他优越”,-他的名字只有阿克莫拉和塞米巴拉金斯克州的哈萨克人才知道,而他的著作并未得到广泛传播。相比而言,自那时以来,我们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伟大诗人逐渐上升到了全世界认可的水平。首先,这得益于阿拜杰出的才华,然后是国家独立。

无论阿拜所经历的时代多么艰辛,制约着人民的精神和意志,他都充满希望地展望未来。担忧未来的年轻人,他在诗里称他们为:“新的成长,绿色的新鲜田地”,“未来的浪漫信使”,“敏锐的思想,统一和谐的一代”。他梦想着一个开明、公平的时代的到来,他呼吁-“科学家鼓舞知识的追求者,”因为-“如果与科学和谐相处,世界上的一切—繁荣与生命本身—都会增长。”根据认真研究了当时东西方最高社会思想成就的阿拜箴言,我们制定了博拉沙克总统项目,其目的是按照高国际标准培养独立国家的高素质青年。得益于此,阿拜时期“在寄宿学校学习的人”的后代在20世纪和21世纪之交享有了接受世界一流大学教育的机会。

在阿拜诞辰175周年之际,新冠病毒大流行爆发,无一国家幸免其破坏性影响。但是,对光明的未来充满信心,我们也将克服这些暂时的困难。阿拜还谈到:“谁没有面对过邪恶呢?失去希望就是缺乏意志。如果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这是真的,那为什么邪恶是永恒的呢?多雪的寒冬过后,繁花盛开、美丽的夏天还会远吗?”

一定会是这样的!

我相信,阿拜箴言和思想——作为我们现代日常生活基石,将继续在我们的创造性活动和进取的愿望中得到具体的体现


来源:哈萨克斯坦驻中国大使馆


关键词: 阿拜175周年, 首任总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