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天气
阿斯塔纳 -24 °С
阿拉木图 -4 °С
今日坚戈汇率
USD 421.58
EUR 496.83
RUB 5.53
CNY 62.20

气象组织:新冠大流行并未抑制温室气体的创纪录排放

24 十一月 2020 21:57

哈通社/日内瓦/11月24日 —— 据联合国新闻处消息,世界气象组织23日表示,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导致的工业放缓并没有抑制温室气体创记录的排放。

气象组织 指出 ,温室气体在大气中捕获热量,使气温升高并引发更多的极端天气、冰层融化、海平面上升和海洋酸化。封锁措施减少了许多污染物和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排放。但是,对二氧化碳浓度 — 过去和现在的累积排放结果 — 的任何影响实际上并不比碳循环中正常逐年波动和植被等碳汇中高自然变异性更大。

二氧化碳浓度出现井喷式增长

气象组织发布的《温室气体公报》显示,二氧化碳浓度水平在2019年再次出现井喷式增长,全球年平均水平突破了百万分之410 的重要门槛。这种上升在2020年仍在继续。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长寿命温室气体造成的总辐射强迫 — 对气候的变暖效应 — 增加了45%,其中二氧化碳占了五分之四。

气象组织秘书长塔拉斯表示,二氧化碳在大气中可存留几个世纪,在海洋中存留的时间更长。地球上一次经历类似的二氧化碳浓度情况是在300万至500万年前,当时的温度比现在温暖2到3°C,海平面比现在高出10到20米。但是,那时没有77亿居民。

“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塔拉斯指出,全球在2015年突破了百万分之400 的全球门槛。仅仅四年后,就越过百万分之410 。这样的增幅在我们有记录的历史上从未有过。与封锁相关的排放量下降只是长期图表上微小的短暂降低。我们需要曲线持续变平。

他强调,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不是解决气候变化的办法。不过,它确实为人们采取更持久和更雄心勃勃的气候行动提供了一个平台,通过彻底改造工业、能源和运输系统将排放量减至净零。所需的改变在经济上是负担得起的,在技术上也是可行的,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也只有很小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公司已承诺实现碳中和,这是值得欢迎的,因为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2020年排放趋势

“全球碳项目”估计,在封锁最严厉时期,由于对人们的限制,全球每天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能减少了多达17%。由于限制措施的持续时间和严厉程度尚不明确,因此对2020年年度减排总量的预测非常不确定。

初步估计表明,全球年排放量减少介于4.2%至7.5%之间。在全球范围内,这样的减排规模不会导致大气二氧化碳下降。二氧化碳将继续上升,尽管速度略有减缓。这完全在百万分之1 的自然年际变化范围内,并意味着在短期内2019冠状病毒病限制措施的影响无法与自然变化区分开来。

《温室气体公报》

作为气象组织的旗舰报告之一,《温室气体公报》提供有关主要长寿命温室气体即二氧化碳、甲烷和氧化亚氮的大气浓度详情。

该公报基于气象组织的全球大气观测网和伙伴网络的观察和测量结果,这些网络包括位于偏远极地、高山和热带岛屿的大气监测站。尽管2019冠状病毒病限制措施阻碍了在通常位于艰苦的偏远场所的工作人员的生活补给和轮换,但这些监测站一直在继续运作。

主要长寿命温室气体浓度详情

二氧化碳是大气中与人类活动有关的一个最重要的长寿命温室气体,贡献了大约三分之二的辐射强迫。2019年全球二氧化碳年平均浓度水平约为百万分之410.5 ,超过了2015年百万分之400 的基准。2018年至2019年二氧化碳的增幅也大于过去10年的平均值。

化石燃料燃烧和水泥生产、砍伐森林和其他土地使用变化导致的排放将2019年大气二氧化碳推高到代表了大气、海洋和陆地生物圈之间通量平衡的工业化前水平百万分之278 的148%。

甲烷是一种威力巨大的温室气体,在大气中存留不超过10年,2019年甲烷浓度为十亿分之1877 ,是工业化前水平的260%。2018年至2019年的增幅仍高于过去10年的平均值。

甲烷贡献了长寿命温室气体辐射强迫的大约16%。大约40%的甲烷由自然来源(例如湿地和白蚁)排放到大气中,大约60%来自人为来源(例如反刍动物、水稻农业、化石燃料开采、垃圾填埋和生物质燃烧)。

氧化亚氮既是温室气体,又是消耗臭氧层的化学物质,在2019年达到了十亿分之332,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123%。2018年至2019年的增幅等于过去10年的平均增长率。

回到顶部